主页 > 实践教学 > > 正文

乐清下山头村创新“村企共建”模式 振兴路上翻山头

发布时间:2019-12-17文章来源:新闻资讯网

  浙江在线12月14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 周琳子 尤建明)“再过半个月左右,村里的农耕乐园、铁定溜溜乐园就要试营业了。”这几天,乐清市大荆镇下山头村很热闹,聊起村里的变化,村民方加定喜上眉梢。早在8年前,方加定曾带着家人去云南讨生计,如今,在家门口靠着土地租金、股份分红和工作薪资,夫妻俩年收入超过13万元,一家人的日子过得红红火火。

  村里的变化,源于4年前该村创新“村企共建”模式,通过村党支部与乡贤企业结对共建、组织共商、项目共创、难题共解、服务共推、资源共享,村集体经济年收入从4年前的10万元增加到如今的206万元,村民家庭年收入从10万元增加到21万元。一个山区村庄,从无资源、无产业、无发展环境,走向村集体经济、村民收入和企业利润“三丰收”。

  创新“三金”模式 破解发展之困

  “金山头、银山头,365bet体育在线投注,嫁女不嫁下山头……”过去,下山头村在当地穷得叮当响。背靠雁荡山,却远离景区,靠山吃不到山,除了分散的土地,村里拿不出半点资源。

  下山头村党支部书记高秀明想到了善做生意、头脑灵活的老书记——乡贤方玉友。村党支部牵头与方玉友的企业达成战略合作,打算用企业开发市场的方式,为村子发展打开思路。村民们兴奋的同时,困难也相伴而来。

  原来,引入企业在村里投资项目,村集体想以土地入股,获得的收益人人有份,但一听土地要流转,很多村民迟疑了。几轮工作做下来,土地流转“卡壳”。随后,高秀明召集村干部和村民代表,大家围坐一起商议,他率先“发难”:“你们是不是穷怕了?”这话打在众人心头,整个屋子一下子热闹起来。

  “我们就这么几分地,流转了,靠什么吃饭呀?”“投资有风险,和企业合作就一定能成功吗?”“老板亏了还有钱,我们亏了就啥也没了,本来种地管肚子,流转后这钱够吃多久啊?”……疑虑抛出,话题越聊越敞亮。

  带着大家的要求,高秀明又坐到谈判桌上,向企业抛出两个条件:项目投资亏了,不能亏到老百姓的租金;项目增加投入,不能少了老百姓的分红。这么苛刻的条件,方玉友能同意吗?

  “土地以30年流转期计算,按水田租金每亩1000元、旱地每亩240元,折合股金每亩水田3万元、每亩旱地7200元入股。具体流转费每隔5年逐渐递增10%。不仅如此,村集体经济合作社以土地入股的,不管日后企业追加多少投资,合作社都占股31%不变。”最后的谈判结果充分显示,方玉友就是奔着带乡亲致富来的。

  赔了亏不着,赚了都是大家的。这样的好事,在村里迅速传开,此前的种种疑虑烟消云散。仅1年时间,全村800亩地100%完成流转。村民人人手持入股合同和土地租赁合同,土地流转有租金,项目盈利有分红,在家门口参与项目建设还有“薪金”,这样的“三金”收益,让大家的生活更有了盼头。

  摆脱“三无”标签 破解路径之窘

  前些年,下山头村在发展路上“折腾”了很久:2000年,村里跟风发展铸造产业,收入提高了,却污染了环境;2002年,村里又跟风筹建工业园,却因土地政策导致计划中止;2012年,村里借周边大建设契机,引入石材建材市场,结果审批没通过。 

  盲目投资,导致接连不断的损失,下山头人开始警醒:观念接不上天线,发展就跟不上大环境。大家达成了共识:“没有环境,我们就打造好环境;没有景色,我们就打造景色;没有文脉,我们就讲好故事。”

  机会是留给有准备有头脑的人,在随后的外出考察中,方玉友与村民考察团在台湾的一个小村庄里得到了灵感。当地深度挖掘凤梨IP,一颗小小的凤梨支撑起了一个村相关产业的大发展。考察团在交流中立刻联想到了家乡的“仙草”——乐清北部的铁皮石斛,“何不试试种种草?”

  拓展视野后,回村商议的“头脑风暴”也更激烈了,各种思维碰撞和大胆设想层出不穷,最后经过梳理,列出了项目清单,交给企业团队进行专业规划。2016年,下山头村联手方玉友的浙商回归企业——浙江聚优品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,建起铁皮石斛田园综合体。

  企业投资,村民种植,规范管理,铁皮石斛种植的绿色发展之路越走越宽,生态种植园区成了景观,关于“仙草”的故事也渐渐传播开来,周边访客纷至沓来,“三无村”标签终于撕掉了。

  做“最有趣”村庄

  破解持续之难

  眼下,走在下山头村,“仙草”和“好日子”已成为村里的热词。

友情链接